首页 >> 新闻 >> 社会新闻 >> 女子冒充”中纪委副主任”被判6年 曾为县医院医生

女子冒充”中纪委副主任”被判6年 曾为县医院医生

2017年06月10日 09:43 来源:政知见 
近日,一名曾经的县级医院医生成为被告,并最终以诈骗罪、招摇撞骗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这名女惯犯名叫陈玉凤,她这次冒充的身份是“中纪委副主任”。

  近日,一名曾经的县级医院医生成为被告,并最终以诈骗罪、招摇撞骗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这名女惯犯名叫陈玉凤,她这次冒充的身份是“中纪委副主任”。

  政知见注意到,近年来,随着反腐力度不断加大,中央纪委的工作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但也有一些不法分子打起了冒充中央纪委工作人员的主意,想以此来进行诈骗活动。

  虽然他们冒充的方式多种多样,但假身份终究有被识破的一天。

  奥迪A6里的“副主任”

  福州人陈玉凤今年48岁了,此前她已经因诈骗被判过两次,医生的工作没了,婚姻也断了,但她出狱后仍然选择重操旧业,这一次的新身份是“中纪委副主任”。

  诈骗往往要通过饭局。

  一次饭局上,有人告诉福建某省直机关退休干部王军,陈玉凤是中纪委副主任,有大事可找她帮忙,王军信了。这是2015年年中的事情。到了下半年,某房地产公司老板刘凯请王军等人吃饭,商量解决公司的一起经济纠纷案件,王军就把陈玉凤叫上了,并把她介绍给刘凯。刘凯汇报完情况后,陈玉凤当即表示,“这个事情找我很容易。”刘凯信以为真,不久给了陈玉凤15万元,陈玉凤拿了钱后达到目的,当然就将这事“抛到一旁”。

  同样是在2015年下半年,南京某知名民营集团老总祝磊被抓,该集团决定请两家公司对其重组以摆脱困境,但重组必须拿到祝磊的亲笔授权书。其中一家公司的总经理陈宏曾在饭局上认识陈玉凤,就向她询问祝磊关在哪里。陈玉凤给出了地点后来也得到了印证。于是,陈宏等人相信了陈玉凤的身份,决定找她帮忙弄到亲笔授权书。

  后来陈宏托人送给陈玉凤一只巴宝莉包和一部苹果手机,陈玉凤还向那家民营集团的副总处借走一辆奥迪A6。陈宏等人煞有介事地写好情况报告,并连夜坐飞机赶到福州交给陈玉凤,而等待他们的当然只有陈玉凤瞎编的“进展”。由于授权书一直没有办下来,陈宏等人起了疑,到处核实才发现中纪委没有陈玉凤这个人。去年4月中旬,陈玉凤被抓获。被抓之前,她还以福建省委统战部处长的身份继续行骗,骗取周某12万元。周某发现后,陈玉凤吓得赶快把钱退了回去。

  网上搜索举报人

  像陈玉凤这样属于广泛撒网,也有定点出击的,比如政知见下面说的这个例子。北京人李建军和舒敬洁此前都有诈骗和挪用公款的经历,在监狱服刑时,两人就琢磨以后的出路。2014年两人出狱后,就想冒充中纪委的领导来“赚钱”。

  他们为此可没少准备,买了座机充当办公室电话,找人私刻假公章,上面写着“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信访室信件调查专用章”,还伪造假的中纪委工作证件、公文等等。李建军在网上搜集各地举报人在贴吧上发布的举报信息。他们要“有的放矢”。

  2014年9月,李建军搜到了山西省朔州市石某实名举报当地某领导插手一煤厂的信息后,以中纪委六室调研员刘建国的身份给他打电话,说接到了举报,正好过几天到太原出差,让他们把举报材料整理好交过来。12月3日,李建军到了太原给石某发短信,提出见面。第二天,石某将信将疑和儿子一起拿着材料去了,看到假工作证和李建军包里的假卷宗之后,石某不再怀疑,将材料交给了李建军。

  李建军给石某做了假笔录,还让他签了字。两个星期后,李建军打电话说事情有难度,需要石某来北京见他的领导。这位领导是谁?大家应该猜出来了,正是舒敬洁。后来,石某和儿子多次来北京和舒敬洁见面,舒敬洁表示,要是按照正常程序,由于全国这样的案子太多,所以石某的事情会没有着落,只有通过舒敬洁的关系才能立案。而疏通关系指的就是送钱。

  背负债务的石某把这当成了“救命稻草”,就按照舒敬洁说的,买来四箱大枣和核桃,每箱装进5万元,将四个封好的箱子送给舒敬洁。之后,舒敬洁给他们寄过假的立案书、调查书,后来继续找他们要钱。直到失去联系,石某才意识到上当受骗。

  后来,两人在继续行骗的过程中,终于被人识破后报警。面对检察官对冒充动机的讯问,舒敬洁回答:“中纪委是纪检监察机关最高组织。这些举报人收到中纪委的公文后,不容易核实真假,更容易被骗。”

  前面说的两人已经得手,也有还没来得及得手即被抓获的,最近,公安机关在湖南省娄底市就侦破这样一起案件。

  犯罪嫌疑人谢某某2016年初在网上购买了一些国企和政府部门工作人员的信息资料,2017年3月在北京购买了作案手机号码,随后向500余部手机发送诈骗短信,冒充中央纪委机关工作人员,索要举报材料,企图用于诈骗或敲诈勒索。短信内容为“中纪委×室欢迎广大干部举报身边的违法违纪行为。如举报材料属实可作为日后直接晋升的依据,以后犯有错误可作为减轻或减免处罚的依据”。目前,犯罪嫌疑人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PS的“艳照”

  政知见注意到,同样是在湖南省娄底市,之前还有一个犯罪团伙,共四人,他们为了骗钱,直接“没事找出点事”。

  四人搜集政府官员信息、PS淫秽照片、书写敲诈信,冒充中纪委巡视组工作人员,采用邮寄快递方式,以掌握受害人隐私或淫秽照片等来进行威胁,对安徽、河南、甘肃、重庆四地的领导干部进行勒索。据他们介绍,寄出的信件已经有数百封。

  四人中以李某某、张某某为首,他们吸收了两名年轻女子,专门负责敲诈成功后取钱。他们的信件寄出后,确实有5人选择汇款来破财消灾,怕照片流传出去对自己影响不好,这5人分别汇款20万元、10万元、19万元、2万元、16万元,共计67万元。这“中招”5人的汇款时间是从2013年9月到2015年10月。

  后来,两名主犯以敲诈勒索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

  与前面以帮人办事为借口骗钱相比,这一犯罪团伙无疑更为大胆,采用了勒索的方式,主动出击。而相比之下,还有更为大胆的,甚至直接来明抢的。

  在北京就有这么一起,2014年10月8日,王某伙同两人携带事先准备好的枪支、匕首、胶带等工具,假借“中纪委办案”的名义,非法进入刘某位于朝阳区的家中。次日凌晨,将刘某捆绑并劫持走,还劫取了刘某家中的现金、两辆奔驰车以及首饰、古董等等。王某还利用获取到的刘某银行卡密码,从刘某的账户内共转走100多万元。

  三天之后的10月11日,警方接到刘某亲友报案后将王某抓获。后来,法院还查明,自2012年起,王某先后购买10支仿真枪,经鉴定,其中有6支系枪支。王某因抢劫罪和非法持有枪支罪被判无期徒刑。

  举了这么多例子,不难发现,不法分子觉得使用“中纪委”的假身份能让别人信服从而达到目的,但这个算盘显然打错了。如今“打铁还需自身硬”,各项规定准则已经对纪检工作人员的行为作出了要求与规范,举报人不必多花小心思,应按照正常的流程来举报;另一方面,那些真犯了事的人也别有侥幸心理,疏通关系也无法逃脱纪与法的制裁。

  来源:扬子晚报、检察日报、中央纪委网站、安徽商报、北京晨报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深港在线综合"的所有作品,均由本网编辑搜集整理,并加入大量个人点评、观点、配图等内容,版权均属于深港在线,未经本网许可,禁止转载,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②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之后24小时内予以删除,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深港橱窗
赞助商
热图推荐
实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