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新闻人物 >> 任素汐:我用角色与观众说话

任素汐:我用角色与观众说话

2017年05月23日 11:08 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任素汐,在去年的口碑强片《驴得水》中饰演女教师张一曼,令无数观众感动、落泪,演唱的影片插曲《我要你》风靡一时。这位“小剧场话剧女王”也迅速通过大银幕走红。

图片1

  任素汐,在去年的口碑强片《驴得水》中饰演女教师张一曼,令无数观众感动、落泪,演唱的影片插曲《我要你》风靡一时。这位“小剧场话剧女王”也迅速通过大银幕走红。

  最近,她参演的小成本电影《提着心吊着胆》又获得极佳的口碑,她在片中饰演的顾小姐虽然是个配角,但是任素汐再度以出色的演技,演活了这个小人物。影片的推广曲《心恋》,也被她演绎得别有韵味。

  “我妈不是个愚昧的人”

  人物工作室: 山东流传着一种说法:“掖县嘴子黄县腿子”,你是莱州人,就是过去的掖县,可能历史上那一带的人比较能说会道,善于表达,您觉得自己受家乡文化影响吗?

  任素汐: 我是土生土长的掖县人,听说过这句话。我是山东人这件事,从我对知识文化的渴求这方面来说,是很受家乡影响的。我们莱州是很讲究文化底蕴的。我来北京后感到,莱州的小孩真的学习成绩都很好,对知识的渴求程度确实更高。

  人物工作室: 你17岁就从山东参加艺考考入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真挺厉害的。

  任素汐: 我从莱州五中考来的,那是一所好学校,我学习也真不差,而且也没有故意整天闷头学习。我总结就是我这个人接受能力比较强,如果一门知识我很渴求,我就会学得很快。

  人物工作室: 那是怎么走上表演这条路的,没有继续文化课的深造?

  任素汐: 我姨妈也跟我妈说,这孩子学习这么好,考艺术院校可惜了,因为搞艺术的有可能将来没有稳定的工作,没有铁饭碗。你知道小地方的人是会这样考虑的。好在我妈是个很开通的人,她说孩子想吃哪碗饭,想做什么,就让她做,最终总会有一条路伴随她这一生。我妈是幼儿教师,对文艺很感兴趣,手风琴拉得很好,我爸是二胡演奏员,所以我们家的音乐氛围比较好。我姐姐也是演员,以前是烟台歌舞剧院的舞蹈演员,后来考到北京电影学院。我从小就比较喜欢表演,性格比较外向。

  人物工作室: 以前《驴得水》公映的时候,你曾经说,自己演张一曼这样的角色,不敢让母亲看,这次演这个爱虚荣的顾小姐,是不是仍然不能让您母亲看?是因为这些人物身上有跟传统道德、跟山东的风俗习惯风土人情相悖的地方吗?

  任素汐: 我不敢让我妈看,不是因为道德观念,而是因为演舞台剧的时候,张一曼要自己抽巴掌什么的,对身体有些伤害,还有就是演这个角色其实很消耗精力,如果我妈在现场看了演出,她会心疼我。长一辈的人的道德观念可能更强,但我妈会把这个分得很清楚,我妈不是个愚昧的人。

图片2

  电影《驴得水》剧照

  “我只想演真实的人”

  人物工作室: 顾小姐这个小人物很真实,也不乏可爱之处,虽然有点风尘气。也不能简单说是个好人还是坏人。

  任素汐: 对,我希望演真实的、有血有肉的、有缺点有优点的、有不堪有美好的人,希望演一些鲜活的人。对任何人都不能做简单的评判。我觉得人都是很多面的。

  人物工作室: 把张一曼、顾小姐演的传神,你和张一曼、顾小姐在性格上或者其他方面有相像的地方吗?

  任素汐: 我跟角色永远是包含关系,我不会去演一个跟我完全不一样的人。这些角色都来自于我本身。表演时我会做一个功课,把我变成她。我会想象我就是这个角色,遇到这个事情,我会怎么做,其实就是相信她遇到的情境。顾小姐身上的特质是虚伪,她想用假的东西修饰自己。其实虚伪这一面人人都有,我就需要把虚伪这方面放大给这个角色。我是不害怕自己把虚伪的这一面拿出来的,因为演员就是要做这件事情,做别人做不了的事情,把不堪的东西拿出来给人看。这样我跟顾小姐就有共同之处了。

  说实话,张一曼的人物性格,在我任素汐这个圈里是一颗大种子,比较更像我这个人;顾小姐是一个很小的种子,但是我这里顾小姐的一面也一定有,只不过我需要做更大的功课,把她的这一面放大。我只想保证真实,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挖掘自己的过程。

图片3

  电影《提着心 吊着胆》海报

  电影票房低“不可惜”

  人物工作室: 截至5月15号,《提着心吊着胆》的票房刚过千万,影片从剧本、导演、表演、表现手法等各个方面都比较出色,这个票房有点可惜。

  任素汐: 不可惜不可惜!一部电影有一部电影的命,我们这个档期就是这样一个档期,200万投资的体量就是这样一个体量,我觉得院线给4%的排片,谁也怨不着。电影院就像个超市一样,你看得人多,有需求,人家才会往上摆,我觉得这都很正常。说演员阵容都是新人,没有号召力,确实也有这样的成分。现在这样一个状况,你要认这件事。

  人物工作室: 你是这一群演员不管主角、配角最有知名度的,是不是有责任去发挥一下自己的号召力,拉来更好的票房?

  任素汐: 我觉得自己能给这个电影贡献多少,我会尽全力!比如说,现在这样的采访,没有安排别人,我全来;该发的微博,我也会发。我微博上多少人都说:“任素汐,《驴得水》我欠你一张票,这个电影还你。”我好感动好感动。观众都这么说了,我怎么好意思演烂戏?!我一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挑选合适的、我负得了责任的戏,把好的表演给大家回馈过去。这是良性的循环。

  “我不缺钱”

  人物工作室: 在中国传媒大学看片那次,一群演员上台座谈,本来阴差阳错你坐在中间,可是不停地往旁边让,最后坐在了最边缘的位置。

  任素汐: 我是最不介意这个(座次)的。其实这些跟我一起演戏的演员都很好,我只不过是运气好,机缘巧合演了《驴得水》,让更多人知道我了而已。比如《提着心吊着胆》里和我演对手戏的董博,还有影片的男主演陈玺旭,他们都是很有能力的,但往往这种人都没有大欲,不是那种“我一定要怎么怎么样”的。他们被更多人知道是早晚的事,我也没替他们着急,急什么呢?你有东西,你是早晚会OK的。

  人物工作室: 但是影视圈里很多人信奉“出名要趁早”,有人如果像你这样唱歌也唱得好,能演话剧又能演电影,会急着往上走,甚至削尖了脑袋去钻。

  任素汐: 我不缺钱!我也没撒谎。我对物质的要求没那么高,我觉得我的生活已经很安逸很好了。

  人物工作室: 没有人请你去唱歌、去上电视综艺节目吗?好像基本没有见到你。

  任素汐: 有啊有啊,都有啊,全推了!我想用角色跟大家说话,要么在剧场要么在电影里,我不希望在这两个之外的地方让大家看到,那样会折损掉观众对我饰演的人物的信任。别人能不见,我就不见;记者能不采访,我就不采访;能不照相,我就不照相。我其实想的是你爱怎么写我怎么写我,爱怎么说我怎么说我,随便!我只做我爱做的事。

  人物工作室: 很多普通观众会希望能在更多的地方看到你

  任素汐: 我其实一开始不理解这一点,现在理解了。我微博上有个五六百人的群,都是喜欢我的人,大家经常等着我,念着我。看到这些真心喜欢我的人,我就会想,我出作品的效率太低了,一年只演一个,我自己倒挺舒服,这些对我充满期待的人可能有点失望。但是我后来又想,我就是这样的人呀。我尽量把每次作品的质量弄坚固一点,让大家盯得时间长一点。

图片4

  “我们是关注底层人群的人”

  人物工作室: 《提着心吊着胆》首映那天,感觉你在台上说话、唱歌的状态特别松弛,又特别机灵。话剧人是这样的一群人?

  任素汐: 其实,我们话剧演员就是最接近普通老百姓的,也是一群关注底层人群的人,因为我们就是底层人——在某种意义上说。演员应该关注苦难,是要有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的。比如说演个神啊,仙儿啊,有人演就行了,我们来关注这些底层人,关注小人物,社会上大部分人是小人物,他们是需要精神上的指导的,需要一些东西来进行释放,让他们成为健康的人的。

  人物工作室: 你觉得应该帮助顾小姐吗?你和顾小姐是一个层次的人吗?

  任素汐: 顾小姐就是底层的人。不能说我是什么层次的人就只影响什么层次的人,因为你必须更高一点,你才能看到你下面的人;只有跳出来一点,才能看到更广阔的范围。我们更想关注小人物,因为小人物其实是很有意思的,我们也更熟悉小人物。

  人物工作室: 以后不打算多参与些电影吗?毕竟比话剧可以影响更多人。

  任素汐: 有人说,我演了电影以后不演话剧了,其实了解我的人知道,我一直在演话剧。现在在和董博演《学一学鸽子》,是上世纪70年代美国的一个剧,剧本得过托尼奖,在长沙、上海的反响非常非常好。

  是的,话剧观众太少了,一场就几百个人。但是如果采取另一种形式,体量大了之后,你的好东西被大家看见了,不好的东西也被大家看见了;夸你的人越多,骂你的人也越多。《提着心吊着胆》的1000万票房,折合成观影人次有30万,演多少年话剧才能有这么多观众?真的好吓人。所以我们输出的东西很重要,如果电影不好,就浪费了30万人的时间和金钱。

  你觉得我不美?“无所谓!”

  人物工作室: 有人说你“不是很好看,但是很美”,你怎么看这话?

  任素汐: 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太easy,我对我自己的外表啊,目前的状况啊什么的各方面很满意,觉得刚刚好,因为我这个样子可以演最最真实的任何普通老百姓,不用顾忌任何东西。美,人人都期盼,但是真善美这些东西,真排在第一位。我为什么不整容、打针?因为我觉得要时刻知道自己走到今天,取得了一点小成绩,是靠什么来的,是靠打针来的吗?一定不是。是我对这个东西的认真追求,包括我的观念我的执行我在努力做的这些事情。谁都有不美的一天,老的一天,我们不能只接受锥子脸,需要拓宽视角,才能发现更多的美。至于我,不美就不美,你不喜欢我,有人喜欢我;没人喜欢我,我自己还喜欢我。无所谓!哈哈哈。

  人物工作室: 张一曼和顾小姐这两个角色都有涉及爱情的强情节,想知道您个人的爱情观。

  任素汐: 爱情,我最追求这个东西(她的双手食指指着自己的头)。如果你的意识形态、你的思想能有人跟你沟通,这个就是基础,其他长得好不好看,高了矮了胖了瘦了,都在这个之外。

  人物工作室: 您现在找到了这种爱情吗?

  任素汐: 有有有。

  人物工作室的话:

  素汐没有一点明星的光环,但是自带演员的气场。

  中性打扮,头戴黑色棒球帽,身穿黑色短袖T恤衫,军绿色七分裤,裸妆,象牙白的皮肤肤质很好。她回答问题时语不间断,噼里啪啦一串串地甩过来,思维极活跃,反应很敏捷,语速超快,整理采访录音时发现,她每分钟语速在220字以上,而且逻辑性挺强。她人极瘦,但给人的感觉坚韧硬朗,爽利脆快,心胸很大又自信。

  不作,不装,不端着,真诚坦率,有才华却不恃才傲物,爆红了依然在踏实地想着演好戏,好好演戏,和去年她爆红时,记者通过媒体获得的印象没有什么两样。

  采访中,她把“我尽量演负得了责任的角色”这句话前后说了三遍,把“真实”这个词说了七八遍。

  所以,我们尽可以继续对她充满期待。(人民日报中央厨房·人物工作室 苗 春)

网友有话说
深圳玩乐活动11群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深港在线综合"的所有作品,均由本网编辑搜集整理,并加入大量个人点评、观点、配图等内容,版权均属于深港在线,未经本网许可,禁止转载,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②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之后24小时内予以删除,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深港橱窗
赞助商
热图推荐
实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