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财经新闻 >> 东北特钢债券“连环违约” 投资人要求不逃废债

东北特钢债券“连环违约” 投资人要求不逃废债

2016年06月12日 10:11 来源:经济观察报 
6月7日,东北特钢集团发布公告,其于6月6日到期的“2014年度第一期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PPN)”未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构成实质违约。

  6月7日,东北特钢集团发布公告,其于6月6日到期的“2014年度第一期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PPN)”未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构成实质违约。

  虽然东北特钢已经更换新的领导班子,但连续的债务压顶让公司困局难解。

  5月份,部分债券持有人分别召开会议,通过要求东北特钢落实偿债资金乃至提前偿付本息、书面承诺不进行债转股不逃废债保证债券按本息兑付、增加担保等议案,但东北特钢能够做出的承诺仍然有限。

  从3月28日公司首次爆发违约至今,东北特钢集团仍未拿出偿债方案,债务问题仍然待解。

  连环违约

  东北特钢公告显示,6月6日到期“2014年度第一期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14东特钢PPN001)未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构成实质违约,相关资料显示,该支债券发行总额3亿元,期限两年,债券利率为8.2%。

  自今年3月份以来,东北特钢五起债券融资“连环”违约。3月28日,东北特钢发布公告称,截至到期兑付日日终,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债资金,8亿元短融债“15东特钢CP001”不能按期足额偿付,构成实质性违约。

  事实上,东北特钢连环违约事件的“开场”显得颇为戏剧化。3月18日,东北特钢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将如期偿还到期债务,3月24日,东北特钢董事长杨华突然自杀身亡,三天后,“15东特钢CP001”宣布构成实质性违约,而东北特钢集团也成为首家实质债务违约的地方国企。

  东北特钢3月28日发布的公告称,“公司面临较大的流动性压力,且公司董事长杨华先生于3月24日意外身亡,对企业生产经营和资金周转带来不确定的负面影响。”

  违约事件的持续发酵让东北特钢陷入到更大的困境中,在第一笔债务违约之后,抚顺特钢在上海清算所公告称,远东国际租赁与平安国际融资租赁日前向上海的法院提起诉讼,申请对东北特钢所持抚顺特钢近5.015亿股股票进行冻结,冻结期限为3年。这些股票占东北特钢集团所持抚顺特钢股票总数的100%。

  屋漏偏逢连夜雨,随后在4月5日、4月12日、4月27日,东北特钢“15东特钢SCP001”(10亿元)、“13东特钢MTN2”(8亿元)、“15东特钢CP002”(7亿元)相继出现违约,加上此次共五次违约,涉及违约的债务总额已经达36亿元左右。

  债务的密集到期无疑给东北特钢的债务偿还带来巨大压力,事实上,随着新的经济周期的到来,过剩行业面临经营困境的例子已不罕见。在钢铁行业,“世界500强”渤钢集团因涉债高达1920亿元,于今年3月进入债务重组阶段;而东北特钢多年以来一直未停止产能的扩张与生产线的升级改造,截至去年6月,东北特钢北满基地、抚顺基地、大连基地尚在进行中的投资规划项目达六项,总投资额216.22亿元。

  偿付问题难解

  虽然在东北特钢爆发违约事件之初,一些机构投资者仍然判断,东北特钢“15东特钢CP001”的违约主要是受突然发生的“偶然事件”影响,而其真的违约的可能比较小,在企业现金流和利润维持正向的情况下,出现杨华事件的意外,只会让该债“延期支付”,但并非真正的违约。

  不过,在历经两个月的连环违约之后,事件恐怕难以乐观。4月19日,东北特钢发布消息,任命董事为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在投资人与东北特钢进行多次沟通之后,偿债方案尚未出炉。

  在《关于对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15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资券第二次持有人会议决议的答复公告》中,东北特钢如此回应债券持有人立即偿付本息的要求:“发行人对于债券持有人的该议案主张表示理解,但目前以发行人自身力量立即偿付本息及支付违约金存在困难,我们将在违约债券整体解决方案形成后,统筹解决违约债券本息兑付问题。”

  5月份,本金尚未到期的“13东特钢MTN1”、“13东特钢MTN2”持有人分别召开会议,通过要求东北特钢落实偿债资金乃至提前偿付本息、书面承诺不进行债转股不逃废债保证债券按本息兑付、增加担保等议案。

  对于承诺不进行债转股、不逃废债务东北特钢表示同意,而对于追加担保等要求,东北特钢则表示其拥有的机械设备和上市公司股权等财产处于受限状态,因而“暂时无法提供追加担保措施。”

  申万宏源证券近日一份研报中指出,“债转股更多的是针对银行贷款或私募性质的债权,而非直接公众债权。此外,人民日报在《开局首季问大势》一文中明确反对用债转股等方式来降低企业杠杆的做法,也预示着在债转股将不会成为违约企业脱困的主流做法。总而言之,我们认为国企信仰打破这一过程并不可逆,而在违约处置的过程中,行政因素的影响将越来越弱,而市场化因素的影响将不断强化。”

  平安证券固定收益部研究主管石磊认为,针对此类国企违约,一般很难清偿处理,“并购重组式的方法都很困难。一般民企就比较简单,之前几个案例都是这样的,所以一旦违约之后,反而是比较麻烦的事情。”

  与此同时,截至2015年6月底,东北特钢从国内各家银行获得的综合授信额度185.60亿元,尚未使用额度仅剩11.50亿元,而其总债务余额高达400亿元,这意味着东北特钢通过借新还旧手段偿债的空间微乎其微。“对于(东北特钢)后续的演化结果,债务最终否得到清偿,就像雨润一样,到期时还了一部分,最终也将拖欠的部分还掉了,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地方政府的协调能力。”一位评级机构企业评级总监说。

分享: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深港在线综合"的所有作品,均由本网编辑搜集整理,并加入大量个人点评、观点、配图等内容,版权均属于深港在线,未经本网许可,禁止转载,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②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之后24小时内予以删除,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深港橱窗
赞助商
实用信息